• <samp id="dxvkt"></samp>

      <video id="dxvkt"></video>
    1. 跟德國學什么去服務“專精特新”?

        以下文章來源于聚焦與余光 ,作者李平、丁威旭


          

           01:前言

        我們認為,中國產業轉型升級的瓶頸在于科技研發的乏力,而這方面的突破口在于建立更為有效的“產學研”體系。

        我國在“學”(高校)與“產”(企業)的直接互動合作方面取得不少進展,但是目前嚴重缺乏接“學”與“產”的“研”(常稱為“產業技術研究院”),這成為我國產業轉型升級的最大瓶頸與障礙。

        以“研”為導向的科研機構是“產學研”體系的核心,是連接“學”與“產”的橋梁或中轉站。

        “學”的研發的重點是科技基礎研究,以創造全新知識、發表學術論文為本;

        “產”的研發重點是市場應用研究,以知識市場化、產品化為本;

        “研”(科技產業轉化)則是連接“學”與“產”的“基礎應用”研究,以轉化基礎科技知識為基礎工藝和基礎產品原型為本。

        換言之,“研”就是把“學”的基礎研究與“產”的應用研究連接在一起的中間轉換機制。這才是真正“產學研”體系中三者的適當定位。

        因此,我國亟需盡快補足“產學研”體系中缺位的“研”,而在這一方面德國可以為我們提供有益的重大啟發。

        為此,我們強烈建議,我國應盡快構建類似德國弗勞恩霍夫應用研究促進協會(Fraunhofer)的獨特科研機構。該協會在機械制造、信息與通信技術(ICT)、新能源新材料等諸多制造業等領域均積累了相當豐富的專利,并成功地應用和推廣這些專利技術,在“德國制造”的品牌塑造中發揮了不可磨滅的重要作用。




       02:德國弗勞恩霍夫協會的背景

              弗勞恩霍夫應用研究促進協會(德語:Fraunhofer-Gesellschaftzur F?rderung der angewandten Forschung e.V.,以下縮寫FhG)是德國、也是歐洲最大的應用科學研究機構,成立于1949年3月26日,以德國科學家、發明家和企業家約瑟夫·弗勞恩霍夫的名字命名。弗勞恩霍夫協會下設80多個研究所,研究經費10億歐元,總部位于慕尼黑。

             弗勞恩霍夫協會(FhG)是公助、公益、非盈利的科研機構,為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開發新技術、新產品、新工藝服務,協助企業解決自身創新發展中各種技術問題。

             該協會目前有近15000名科研人員,一年為3000多位企業客戶完成約10000項科研開發項目,年經費逾10億歐元。其中2/3來自企業和公助科研委托項目,另外1/3來自聯州和各州政府,用于前瞻性的研發工作,確保其科研水平處于領先地位。經費中會有至少40%會用于社會性、非商業化的科研工作。

             1949年3月26日,103名德國科技工作者在慕尼黑加入公益協會“促進應用研究弗勞恩霍夫學會注冊協會”,標志著這家政府資助/協會管理的自發組織的專門面向工業應用研究的科學研究促進機構——弗勞恩霍夫協會(FhG)的正式誕生。

             1952年,德國聯邦經濟部宣布FhG為德國校外三大研究組織之一(與德國科學基金會DFG和馬克斯-普朗克學會并列)。

             1965年,FhG被確定為一個應用研究支撐機構。

             1977年,FhG的部分行政所有權歸屬德國國防與研究部。

              2000年,在FhG的使命聲明中,將FhG定位為以市場和客戶為導向,國家和國際化的積極的應用研究機構贊助組織。



        

      03:德國弗勞恩霍夫協會的成功經驗

      弗勞恩霍夫協會成功的核心要素可以歸納如下:

        1、高度聚焦的應用導向型研究

             該協會聚焦于支撐產業發展的共性技術研發,在國家創新鏈條中處于基礎研究、與產品直接相關的技術開發工作兩者之間,努力成為連接兩者的關鍵環節,使政府、企業雙方都愿意為其提供支持。

             2、持續發展的技術轉移機制

              弗勞恩霍夫協會技術轉移主要有以下五個途徑:合同科研、衍生孵化公司、許可證、掌握技術的人才流動、“創新集群”。其中,由技術人才流動所帶來的技術轉移機制影響較為廣泛,協會每年有15~25%的人員會攜帶技術進入企業開展工作交流。通過上述方式,該協會成功將技術訣竅轉移到了企業手中,提交的不再是簡單的一份研究報告、一張設計圖紙,而是將充分培訓、鍛煉過的研究人員融入企業的創新團隊中去。此外,“創新集群”作為該協會技術轉移的另一種特色鮮明的方式,可將代表價值鏈集群所有環節的不同公司組合在一起,開發共同標準和系統解決方案。

              3、高效便捷的“合同科研”模式

              弗勞恩霍夫協會各研究所主要采取“合同科研”的方式向企業及相關機構提供科研服務。企業就具體的技術改進、產品開發或者生產管理的需求委托研究所開展有針對性的研究開發,并支付研發費用,研發完成后成果轉交給委托方。

              4、重視與中小企業合作

      弗勞恩霍夫協會和中小企業的合作表現在以下幾個層面:

        提供技術信息和咨詢服務,特別是設立咨詢處、信息中心和示范工程;

        技術和趨勢分析;

        簽訂研發合同前的可行性報告;

        落實相關政策標準;

        開發和改進新技術、新工藝,直至市場成熟。

        德國政府還專門制定政策,鼓勵弗勞恩霍夫協會走向企業運營的創新行為:

             一是該協會的技術發明人,可以無償使用發明去創辦企業,將科研成果商業化;

             二是該協會所用資金對創新型企業入股,一般占總股份的25%,扶持2-5年,如果企業開發創新產品獲得成果則轉股退出;

             三是該協會給聘為研究員的技術發明人發一年的工資,第二年技術發明人不再具有研究員身份而在公司領工資。中小企業的深度加入會使得科研創新更容易落地,資金和人才流動也更為充盈。

             5、多元化的研發經費來源及配置機制

             弗勞恩霍夫協會研發經費由“競爭性資金”和“非競爭性資金”兩類構成?!案偁幮再Y金”主要來自公共部門的招標課題(約占30-40%)以及與企業簽訂的研發合同收入(約占30-40%)等,一共約占總經費投入的70-75%。

             “非競爭性資金”主要包括德國聯邦及各州政府以機構資金的形式贊助,用于支持前瞻性研究,約占總經費投入的30%。

                值得注意的是,經費當中來源于政府的無償撥款只有在政府認可貢獻度的情況下,根據上一年的營收情況按照一定的比例劃分。具體到每個研究所,弗勞恩霍夫總部會通過一定的機制向它們分配研究經費。

                這些經費由四部分組成:

                第一部分是政府每年撥付的基礎經費,每一個研究所都會分配到同樣數目。

                第二部分是與上一年該所的營收情況掛鉤,主要目的是獎勤罰懶,上一年做得越好,下一年的經費額越高。

                第三部分是和上一年企業委托收入部分掛鉤。但這并非毫無限制,各研究所要保持一個合理的比例。維持在這一比例,該所的經費才會更高,一旦少于或超過這個比例,分配的資則會相應減少。

                第四部分是和上一年承擔的歐盟項目收入掛鉤。

                6、健全的知識產權保護力度

                弗勞恩霍夫協會認為“知識就是未來”,保護發展過程中所形成的知識產權、發明和專利就是保護協會未來的核心競爭力。在機械制造、信息與通信技術(ICT)、新能源新材料等諸多制造業領域,該協會均積累了相當豐富的專利。

               為了保障德國“工業4.0”戰略的實施,保持德國制造業創新在全球的領先地位,該協會承擔了“工業4.0”體系中難度系數高、研發任務重的數據保護和網絡安全工作。

               7、開放包容的發展理念

               為保持弗勞恩霍夫協會在全球范圍內的競爭力和影響力,該協會高度重視國際交流與合作。許多年以前,該協會已經在全球主要經濟體內設立了交流合作窗口。

               截至目前,該協會已經設立了歐洲聯絡辦公室,在美國有6個研究中心,此外,該協會還在日本、中國、印尼、韓國、俄羅斯和阿聯酋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分別設立了代表處。

               弗朗霍夫協會對研究所的評價每年一次,評價由研究所從外部聘請的學術委員會承擔。來自學術界與產業界的專家各占一半,每個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專家人數約10人,50%的專家來自國外;專家由研究所聘請,并且一般為終生聘任。評價的程序包括閱讀研究所狀態報告與到研究所實地考察兩個部分,實地考察的評價時間也是2-3天。

               8、全面系統的人才培養機制

               弗勞恩霍夫協會在研究人員的管理和使用上有著較為靈活高效的機制。該協會科研人才隊伍呈現出“多元化”和“年輕化”的特點。協會旗下的研究機構多設在大學內部,與高校合作密切,研究機構領導中50%以上為教授,工作人員中約40%為大學高年級學生。

               90%左右的理工科研究生都是在企業界實習時完成學位論文的。學生成為企業與大學開展協同創新的聯系紐帶。

               在職業教育領域,德國實行“雙軌制”,即由教育機構和企業聯合展開職業教育。學校負責傳授理論知識,企業為學生安排一線實習和培訓,時長為3年或3年半。政府對數百個職業制定畢業考核標準,以確保教學和人才質量的評判水平。

               總之,弗勞恩霍夫協會為中國提供了“產學研”體系中“研”的典范。德國工業在國際市場上一直以來保持著較高的創新能力,這得益于德國推崇的機構創新原則,其中“弗勞恩霍夫模式”是一種特殊的、面向具體的應用和成果的企業創新模式,它的科研使命在于為市場提供具有相當產品成熟度的科研創新服務,使得科技成果能夠迅速地轉化為市場成熟產品,在德國有著“科技搬運工”之稱。




        04:中國需補足“產學研”體系中的“研”

             從基礎科研到市場產品的轉化,被人們形象地視為研發流程需要跨越的“死亡之谷”。然而,這個“死亡之谷”對于德國而言似乎易于跨越。這主要依賴弗勞恩霍夫協會為跨越鴻溝提供了有效機制。
      弗勞恩霍夫協會“研”的核心功能是將“學”與“產”的所有資源有機整合在一起,主要體現在兩大方面:
             一方面在基礎科技研發(“學”)與應用產品研發(“產”)之間搭建一個打通知識創新的橋梁,因此構建知識創新一體化的良性生態系統;
             與此同時,也在“學”與“產”之間建立一個有效的人才流動通道,成為人才培養一體化的良性生態系統。
             以上“研”在兩個資源共享方面的獨特功能,正是推動產業創新,尤其是產業轉型升級的根本性力量。
             如果要指出弗勞恩霍夫協會最值得我國借鑒的地方,排在第一位是它準確地找到了自己和高校與企業的合理分工協作的生態定位。
             第二方面特別值得借鑒的是弗勞恩霍夫協會特別重視將新的科技創新注入到老產品或舊工藝中,或者把陳舊落后產業與生機勃勃的新產業重新組合,而不是一味強調新興產業的獨立發展,例如互聯網技術。
             因此,我們強烈建議,我國盡快建立類似弗勞恩霍夫協會的“研”(產業技術研究院),補足“學”與“產”的鴻溝或“死亡之谷”。
             鑒于中國“大而多元”的具體國情,我們認為,“研”(產業技術研究院)應以省級機構為主體。例如,上海市與江蘇省走在其他各地之前,早在2012年8月,上海市成立了“上海產業技術研究院”;2013年9月,江蘇省也成立了“江蘇省產業技術研究院”。目前,其他省市也在相繼成立本地產業技術研究院(例如 2019年3月山東省成立了“山東產業技術研究院”)。
              然而,這些已經成立的產業技術研究院距離弗勞恩霍夫協會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具體表現在缺乏連接“學”與“產”的橋梁作用,例如“研”與“學”的密切合作遠遠不足。
      為了彌補以上不足,最為挑戰的課題是如何設計產業技術研究院的生態定位,讓其在“產學研”體系中發揮最為有效的作用。
              我們可以大膽設想,以“雙一流”高校為“學”的骨干力量;以小巨人與單項冠軍等中小企業為“產”的骨干力量;富有實力的工科高校整體從基礎科技研發導向轉型到“基礎應用研發”導向,共同組建類似德國弗勞恩霍夫協會的“研”(產業技術研究院),而“研”以省級機構為基礎。
              以浙江省為例,可以考慮將浙江大學定位為“學”的骨干;浙江小巨人與單項冠軍企業為“產”的骨干;讓省屬大學與其他多元機構通力合作,共同成立一個省級“研”(產業技術研究院)。
              這可比喻為“鐵人三項比賽”:“學”的科學原理發現與原理驗證是第一項游泳;“研”的技術工藝與原型設計為第二項公路自行車;“產”的產業化和商品化是第三項長跑。

             需要指出,“產學研”的區分只是相對而言,其相互交叉重疊對“產學研”體系三方互動與整合既不可避免,又十分必要。


      文源:秦朔朋友圈,圖源:視覺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