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dxvkt"></samp>

      <video id="dxvkt"></video>
    1. 北航機器人研究所名譽所長王田苗:專精特新創業,要經過四個階段價值考驗





        未來的新時代是數字經濟的智能新時代,專精特新是創業者的時代機遇。

        9月28日,由創業黑馬集團主辦的“2021黑馬科創高峰論壇暨科創云發布儀式”,在北京懷柔區科學城創新小鎮舉行。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博導,機器人研究所名譽所長王田苗出席活動,并以《構建產學研新模式,解決卡脖子難題》為主題發表了演講。王田苗在演講中表示,未來的新時代是數字經濟的智能新時代,專精特新是創業者的時代機遇,“無論賽道是1億美元、10億美元還是100億美元,往往創業者最初都是從專精特新開始的”。

        以下為《構建產學研新模式,解決卡脖子難題》演講內容,有刪節:

        這些年,我參與孵化投資了大概60個項目,目睹了很多清華、北航、北理工等學子一步步成長為優秀的創業者。在這60家企業中,可能近40家都符合專精特新企業的條件,所以,我們要感謝國家發展,給于了硬科技創業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這是中國新時代,也是世界的新時代。

        那么,在這個新時代,如何構建一個產學研良性互動的創新創業模式?或者說,創業者應如何迎接這個新的科技浪潮,在新的產業發展結構里脫穎而出呢?

        

      01、創業者要思考五大問題

        我認為,創業者要對五大問題,時刻保持不斷的思考:

        1、為什么創業?2、你有什么優勢?3、你有什么執行力?4、你認為市場空間有多大?5、你知道自己優秀與不足,如何進行優勢互補,合作分工嗎?

        我建議在創業的一開始,創業者就能夠很清楚了解自身的價值定位。因為從事硬科技創業,你未來的路很長,可能需要你堅強的意志,也需要各方面的資源,特別是資本對你更加認可,而資本會根據所在市場對你的未來價值進行定位。資本會問創業者,你是在1億的賽道,10億的賽道,還是100億的賽道?如果高科技創業對標的100億美元的賽道,意味著公司價值上千億人民幣。

        往往在現實中,硬科技的創業者往往要先從1億美元入手,1億美元的公司就是我們所說的專精特新企業;只有做到專精特新的優秀企業,隨后逐漸成為細分領域頭部企業,當你的產品和服務獲得高頻復用,你就有可能觸摸到10億美元的天花板;然后你進一步發展,如果你成為相關領域領跑、壟斷者,或者成為多領域擴張的平臺企業,并且你漸漸具備了更大的格局和使命,那你就是100億美元的企業。往往硬科技的創業者,最初都是從專精特新開始的。

        當下,是中國的新時代,也是世界的新時代。許多硬科技創新,從可穿戴式的移動VR、AR到智能汽車駕駛,從新能源、高端制造到3D打印,從航空航天到軍民融合,從醫療生物科技到智能服務,都正在形成新的產品、新的制造模式和新的服務生態。

        為什么這些創業機會會留給有志改變現狀的專精特新科技企業?這是因為在我們前面的巨無霸企業,包括國有和民營大公司,由于諸多規定、流程、制度、激勵以及公司價值考核KPI有形無形的制約,特別是在快速迭代創新、及時服務反饋、高效靈活成本優勢以及獎勵激勵政策等,他們都很難派生出顛覆性的創新產品及服務,所以在世界范圍內,就把這種快速創新、高成長性的賽道留給了我們年輕的創業者。

        

      02、如何認知時代的機遇?

        這是中國的新時代,每個創業者要實時考慮時代的特征、市場機遇、自己所處的位置以及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同時,要多聽政府、上市公司以及投資方等領導、學長、前輩的建議。



        就像這張圖中的人物(史蒂文.柯維Stephen R.Covey),有的人看她是一個少女,有的人看她是一位老太太,誰對誰錯呢??梢钥闯?,在創業過程中,每個人的思維、認知和路徑是不一樣的,關鍵是你是否能夠與時俱進地把握發展過程中,合適的時點、應有的位置、正確的路徑、遇見優秀的人,為此創業者要學會聆聽、學會敬畏、學會辯證看待問題,只有這樣才會建立自己完整的認知邏輯,堅定朝著適合自己并且更有價值的方向去努力奮斗。

        我認為,未來的新時代是數字經濟的智能新時代——一方面它是圍繞我們國家從制造大國走向制造強國,必須攻克的若干“卡脖子”諸如芯片、軟件、材料、核心部件、測試儀器、發動機等硬科技創新創業的時代,另一方面它是圍繞著人類富足、安全、快樂、民主、共同富裕、健康長壽等人性新消費構建的時代。

        在這樣一個時代里,商業進化的周期可能會逐步加快,我們看看從原始狩獵部落進化到農耕社會,大約用了7萬年;從農耕社會到工業社會,用了5000年;從工業社會到信息社會,用了200年;從信息社會到數字經濟社會,用了50年;可以想象,這個數字經濟的智能新時代完成,可能只需要20年到30年。

        數字經濟正在改造各個行業,比如在智能制造行業,數字經濟正在把客戶各種需求信息數字化,人工智能大腦隨時隨地可以通過大數據、云計算、各種識別算法,精準、實時地對客戶的需求進行分析、交互、確認,然后通過設計中心、智能機器制造工廠、物流中心、服務中心、數字支付等環節,實現各種生產供應鏈等資源要素,進行動態地分層、分類、分時進行優化配置,實現高效定制化C2M的智能制造過程。

        我們每個人成長往往都處在一個不可抗拒的周期中,特別是顛覆性創新驅動的“康波周期”當中,科技可能改變了我們的生產關系,改變了我們的生產工具,甚至也改變了我們生活方式。仔細想想,無論是老齡化社會、低欲望社會,還是所謂大城市聚集發展,還是局部地區的戰爭,都是因為人類人性、科技和組織的發展變化造成的,由此也就推動并帶來了社會的變革。新的商業需求也因此產生,針對老人的養老、做飯、聊天、慢性病康復,針對低欲望人群的勞動、清潔、外賣、搬運、制造等需求,針對人性渴望認可存在、好奇探險、健康快樂、抗衰老等需求,智能機器人、元宇宙XR、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新智能材料等之所以誕生,莫不如此。

        我們可以看出,在這樣的一個成長性周期里,2007年中國制造規模超過了日本,2011年規模超過了美國,可是到了2018年,由于中美競爭以及國際環境的變化,讓中國很多企業面臨缺芯片、缺材料、缺傳感器、缺高端裝備等嚴重挑戰與困境。這讓我們深刻意識到,單靠市場規模、經濟體量、GDP增長、人們富裕等是成就不了一個強國。

        實際上,回顧歷史,唐朝、宋朝、甚至清朝,我們的GDP都是超過歐洲的,可是在歷史發展的競爭中,我們依然挨打,說明不能只看經濟體量,必須要從科技創新、產業結構、經濟發展變革中,獲得國家的強壯。因此,我們越來越理解我國最近一再強調的要實現雙循環,要重建新的科技產業結構。2019年國家進一步提出了一系列的新基建,抓住前端的基礎科技創新,與此同時要發展高科技產業,不僅要把我們的制造業做強,而且要樹立價值的品牌,走向世界。

        這樣,就形成了我們所說的國有與民營企業、消費與產業科技、國內與全球市場雙輪驅動的發展模式。利用我們過去二三十年在消費互聯網上積累的極大優勢,通過數字經濟,將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生產供應鏈以及物流服務等結合起來,從而實現C to M模式。而在這個宏觀構局中,物聯網IoT、人工智能AI和智能機器RT,我認為是支撐數字經濟最核心的科技支柱。

        

      03、如何把握價值創新方向?

        那么,我們應該怎樣來攻克專精特新的技術瓶頸呢?我們可以選擇新消費背后的支撐硬科技,也可以選擇全球智能制造發展趨勢的硬科技。

        在這里,我們先把全球智能制造業中,各個細分行業的市場空間估算并羅列出來(李迅雷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全球智能制造各細分行業市場空間(億美元)


      資料來源:信通院、IDC、IFR、前瞻產業研究院、賽迪、中國電子信息產業統計年鑒


        舉例說明,在這張表里,創業者要去選擇賽道比較寬的領域,即數字比較大的細分行業,因為賽道寬代表著可能的市場規模大。另一方面要選擇復合增長率比較高的領域,這可能表示該領域成長性比較好,代表著賽道可做的深度比較深。同時,我們還要特別注意到中國目前在全球市場上的占有比例,建議關注低于25-30%以下的,特別是國產化比較低的,這說明在中國市場滲透率比較低,有發展的空間,往往中國國產化占有全球的市場率超過30%的領域,優勢產業結構已經形成,往往會變成大企業才能競爭參與的市場。

        接下來看一下中國在全世界產業結構里的比較優勢。

        

      表:中外智能制造行業技術差距



        美國的優勢是工業基礎底層技術包括芯片半導體、工業軟件、發動機以及航空航天、高端醫療器械等,中國的優勢在規?;圃?、互聯網電商、物流服務、軌道交通、航天科技等。如果中國要從制造大國變成強國,芯片、工業軟件、發動機以及由其帶動的大飛機、新能源汽車、軌道交通、數控機床、機器人、工程機械等,以及再向底層延展的關鍵材料、高附加值傳感器、核心零部件和高效企業SaaS服務等都要攻堅強大,因此這也是創新創業的方向。

        其中有一些問題是特別難的,一般來需要8年到15年才能彌補,比如關鍵芯片、基礎軟件、發動機等。有些技術則可能5-8年左右中國就可能翻身,比如機器人,目前控制器、伺服驅動器及電機、諧波減速器等基本難點已經解決,還剩下兩個關鍵部分——一是RV減速器,二是設計及應用軟件。希望中國RV減速器、設計及應用軟件盡快能夠突破。

        專精特新的突破是留給年輕人的創新創業機會,是留給內心想改變現狀、想成就一番事業證明自己價值的創業者,也是留給在座的創新創業企業的。

        大企業,無論國企還是私企,只要大了,為了保證公司穩定和主業優勢,就會有KPI、流程、制度、考核、激勵的約束,會把與當前主業不相關的各種努力都制約住,這就給我們中小企業做好做強專精特新的機遇。

        在人類社會,始終存在兩個世界,一個是現實的物理世界,一個是精神的虛擬世界。許多物理世界的創新最終都會給精神世界帶來改變,包括教育、娛樂、交互、醫療等新消費,也包括新能源汽車、無人駕駛、智能制造、數字支付、軍民融合等等。創業者只要在賽道里去思考,去奮斗,去挖掘,就可能會從一個1億美元級別專精特新企業,慢慢走向一個更廣闊的市場,走上千億級的賽道。

        

      04、理解創業生態、價值?

        創業者一定要與時俱進地理解創業生態、理解創業價值,因為這兩個關鍵點有助于你在今后創業的發展過程中,找到不斷成長的陽光大道。

        為什么很多創新公司的估值很低?因為它們在生態中定位價值不夠。從硬科技產業鏈生態角度來看,服務、應用、主機、核心部件、軟件、創新體系,這幾個點都是產業鏈的核心,你需要從產業創新鏈角度來看,你創新價值點是不是產業鏈的核心價值點?是不是頭部?是不是具有較高壁壘?是不是具有壟斷性的?是不是不可替代性?

        比如特斯拉2020年的收入是315.4億美元,而福特的收入是1271億美元;特斯拉年銷50萬輛,福特超過500萬輛,但特斯拉的市值是福特10倍。為什么差距這么大?從簡單的經濟學角度來理解,因為特斯拉代表了一個價值的方向,而且特別重要是這個新方向上,它是壟斷性的唯一物種。這就告訴我們創業者,你最好要做出市場有價值痛點而且是自己獨特的產品或服務新物種,而不僅僅只是認為一個新的產業方向。

        創業者也要有自己的認知、決策、堅定的價值觀,比如邏輯上我們經常認為電梯是最方便、最快的,但實際上如果大家的普遍是這樣認知都是“電梯最快”的時候,電梯可能往往反而是最擁擠、最慢、最沒有價值路徑。當你把握時代的痛點需求,用自己熱愛的興趣去專注、寧靜地奮斗付出,有可能反而你有可能走向屬于自己的陽光價值大道。

        對于創業者來說,看到需求僅僅是一個方面,壁壘是價值最重要的一個方面,但是只有需求和壁壘還不行,還要考慮可以標準化的高頻復用,能把握高頻并且具有壁壘的往往是你創業價值的重要體現。

        硬科技創業可以經過4個重要的價值階段:第一階段是賽道方向的思考選擇,優秀優勢互補合伙人的組建;第二階段是痛點產品研發,落地場景驗證;第三階段是在商業上實現小批量化應用,得到客戶體驗認可;第四階段是業務要做到細分頭部,最好實現高頻復用與壟斷。這四個階段,都會受到投資人關注與加持。

        總而言之,在產學研新的模式下,科技創業價值的創造,本質上來自于創新創業者對人性和社會發展痛點的洞察,來自于對時代周期的變化機遇把握,同時更重要地來自于我們自身的天時地利人和的認知和知行合一的執行力,適時結交高人指點以及對相關資源的整合也很重要。

        我們要知道自己最終要到哪里去,積極擁抱新時代機遇,以自己的熱愛與激情追求,這樣才能找到自己的本源。

        

      (來源:創業家)

      成都市品牌農業促進會成立,九鼎天元當選理事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