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dxvkt"></samp>

      <video id="dxvkt"></video>
    1. 中西部七大萬億GDP城市專精特新企業發展圖譜

        創造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的技術創新、80%的城鎮勞動就業、占有了99%的市場主體——作為市場主體最主要的組成部分,中小企業是城市活力和競爭力的重要源泉。其中,專注于特定細分領域、細分產品的“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則是強鏈補鏈、解決“卡脖子”問題的重要力量。

        近日,工信部第三批2930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培育名單完成公示,加上前兩批,截至目前我國“小巨人”企業已達4762家,其中九成集中在制造業領域。

        一個普遍規律是,中小企業發展得好的地方,經濟都很好。于城市而言,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上榜數量是城市實力的直接體現,也關系著城市未來的產業升級和新舊動能轉換。

        21世紀經濟研究院梳理發現,從地域分布來看,第三批“小巨人”企業中,中西部一共有1157家,在全國占比達到39%,與全國制造業企業區域分布規律基本保持一致。

        目前,在中西部18個省區市中,有7個GDP超過萬億以上的城市,分別是重慶、成都、長沙、武漢、西安、鄭州、合肥。21世紀經濟研究院將這些萬億城市GDP排名與其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數量排名對比發現,總體而言,各城市專精特新企業數量排名與經濟實力大體相當,但也有一些“意料之外”。

        

      武漢GDP排名和“小巨人”數量倒掛

        從GDP來看,作為直轄市的重慶,GDP已經突破2.5萬億元,在中西部萬億GDP俱樂部中排名第一。排在亞軍、季軍位置上的分別是成都、武漢,GDP突破了1.5萬億元。接下來依次是長沙、鄭州、合肥、西安,GDP在1萬億元到1.25萬億元之間。從專精特新企業數量來看,重慶(118個)、成都(107個)位列中西部第一、第二。而且這兩個城市在全國專精特新企業數量TOP10城市中也占有一席之位,分別位列全國第六、第七。





        讓人略感意外的是,GDP在中西部排名第三的武漢,其擁有上榜專精特新企業49個,不到成都的一半,排名七個城市最后。而GDP在七個城市中排名最后的西安,在專精特新企業數量排名上位列第三,擁有“小巨人”企業74家。長沙、鄭州、合肥的專精特新企業數量分別為71個、63個、61個。

        從客觀因素來看,三批次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中,第三批全國上榜企業達到了近3000家,總數超過前兩批之和,約占總量的61.53%。而2020年武漢經濟受疫情沖擊較大,中小企業在2020年年初面臨著臨近三個月不復工即將死一批的困境,恢復元氣需要時間。 

         西安能夠脫穎而出,與其近年來迅速發展的經濟實力密切相關,不俗的經濟實力為中小企業發展提供了沃土。

        西安在2020年完成了兩個晉級,第一個是晉級“萬億GDP俱樂部”,GDP達到10020.39億元,而且以5.2%的增速位居新一線城市第一;其次是過去十年人口增加448.51萬人,以1295.29萬人躋身“全國十大人口城市”。此外,除了北京、上海和武漢,西安聚集了全國最多的高校,創新能力首屈一指。陜西擁有高等院校80多所,大部分位于西安,西安還有兩所985高校,屬于西部的人才高地。

        西安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主要集中在航空航天、數控機床、通信、半導體、鈦及鈦合金、新能源、新材料等中高端產業,而且成為全國知名公司的重要供應商,與這些知名公司在線本身的產能布局形成了鏈式配套。這就相當于放大了中小企業的核心競爭能力,推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融通發展。

        比如西安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中的中航富士達,多年來其第一大客戶就是華為。2018年至2020年,公司對華為的銷售額分別為0.96億元、1.52億元和1.67億元,占公司總銷售額比重分別為24.53%、29.30%和30.80%。

        另一家西安企業萊特光電,是京東方OLED發光功能材料中唯一的國內供應商,70%以上的主營業務收入來自于京東方。中熔電氣的第一大客戶是寧德時代,第六大客戶是華為。

        

      西安研發投入強度目標最高

        專精特新的靈魂是創新,底蘊是科技實力。我國經濟發展到當前這個階段,科技創新既是發展問題、更是生存問題,”專精特新”就是要鼓勵創新,做到專業化、精細化、特色化,把企業打造成為掌握獨門絕技的“單打冠軍”或者“配套專家”,從而有望為國家解決一批制造業細分領域內的“卡脖子”難題。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科創中心建設與專精特新企業的分布高度重疊,一個地方如果具備創新土壤,就會有一大批創新型企業出現。

        從省級層面來看中西部地區專精特新企業數量,安徽以229個位居第二,僅比第一名湖南少3個,其中合肥專精特新企業達到61個。合肥以“長線投資”中科大以及一眾國家實驗室為根基,走出了一條科研齊頭并進、與產業相互賦能的路線,并與北京懷柔、上海張江、粵港澳大灣區一起位列4個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

        目前,全國創新體系版圖分為國際性、國家級、區域性的科技創新中心,以及各類創新平臺和載體。合肥在地方“十四五”規劃中又瞄準了最高級別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提出“爭創國際科技創新中心”,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量子中心”。

        而武漢專精高新企業數量在中西部7大GDP萬億城市中墊底,排除疫情影響,與其科創資源未能充分轉化有關。

        國際上通常用研究與試驗發展(R&D)活動的規模和強度這一指標,反映一個地區的科技實力和核心競爭力。R&D經費投入越高的城市,在推動科技成果轉化、產業轉型升級、專精特新企業培育等方面會有更大的潛力。

        這一點在工信部對第三批小巨人的申報條件中也有所體現。相比前兩批小巨人申報條件,第三批的申報刪除了“主持或者參與制訂相關業務領域國際/國家/行業標準”,而是對“研發經費支出占營業收入的比重”根據企業規模分檔設定條件。

        例如,上年度營業收入在1億元及以上,且近2年研發經費支出占營業收入比重不低于3%;上年度營業收入5000萬元(含)~1億元(不含),且近2年研發經費支出占營業收入比重不低于6%。

        根據各地統計局相關信息,2019年北京R&D經費支出達到2234億元,上海達到1525億元,深圳達到1328億元。與之相對應的是,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數量TOP4城市依次為上海(262個)、北京(257個)、寧波(182個)、深圳(169個)。武漢市研發經費投入僅約為北京的1/5、深圳的1/3。中西部地區中,R&D經費支出排在武漢前面的有西安、重慶、成都。

        競爭愈演愈烈之下,研發投入成了各地政府瞄準的重要指標。在中西部7個萬億城市中,成都、合肥、武漢、鄭州等城市均在2021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了研發投入的目標。

        其中,西安2021年的目標設定最高,2021年西安全社會研發投入強度要保持在5%以上。武漢明確提出創建“國家科技創新中心”,提出全社會研發投入增長目標為12%。

        成都提出全社會研發投入增長的目標是15%。在新一輪國土空間總體規劃中,成都對城市的定位包括“建設全國重要的經濟中心、全國重要的科技中心、全國重要的金融中心”等。全國性中心的表述,代表成都的城市定位從區域性中心城市上升為國家中心城市。

        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一座城市若想要提高研發投入,增加科創活力,那么打造創新型企業集群、激勵企業加大研發投入是必要的政府決策。而一家企業的研發水平,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其技術“護城河”的高低。

        相關數據顯示,科創板、創業板、中小板和主板的專精特新公司,2020年平均研發/收入比例分別為6.44%、6.91%、4.77%、2.58%,科創板和創業板公司的研發投入力度要明顯大于中小板和主板公司。但是和華為(15.9%)、百度(18.2%)等科技互聯網公司的研發/收入比相對的話,仍然有相當大距離。

        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引領下,地方政府和企業加大研發投入,將有助于培養一批專注于細分市場、創新能力強、市場占有率高、掌握關鍵核心技術、質量效益優的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鄭州合肥待補短板

        目前,中西部各個地區對專精特新企業的扶持都在加碼。21世紀經濟研究院認為,作為體現地區產業轉型升級重要指標的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無疑是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的“后備軍”。高新技術企業的數量從一定程度上反應了各個城市專精特新企業的孵化和加速空間。

        從這個層面來看,武漢在專精特新企業上的發展潛力不容忽視。截至2020年底,武漢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增至6259家,在全國排名第十,也是唯一入圍的中西部城市。

        2020年,武漢高新技術企業增加1842個,增量居于全國第四,在中西部地區處于領跑地位。2020年,成都高新技術企業達到6125家,西安高新企業數量達到了5234家,在中西部地區分別位列二、三位。只要這些高新技術企業持續開展科技創新、市場占有率逐步提升,就有機會成為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

        近日,湖北開始組織申報兩批省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以建立培育庫。明年,湖北申報第四批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數量或將超過300家,力爭獲批企業數達到全國總數的5%以上。

        不過,中西部有些千億GDP城市的高新技術產業底子仍然較為薄弱。比如目前鄭州擁有高新技術企業的數量不到3000家,不到武漢的一半,與成都、西安的差距也相當大。在R&D經費支出方面,鄭州設定的目標相對較低,鄭州市政府要求2021年鄭州市全社會研發投入強度達到2.2%,而這比同期西安的目標低了至少2.8個百分點。

        另外一個在高新技術企業數量上略顯尷尬的城市是合肥。鄭州因為科技創新資源相對短缺而沒有形成有影響力的科研創新團隊和市場主體,合肥盡管有綜合性國家科學中心背書,但受政策扶持力度不充分等影響,2020年合肥市高新技術企業數量只有3300多家。

        合肥也意識到了這一短板,在《合肥市科技創新工作報告》,合肥提出力爭到2025年,全市研發投入強度達到3.8%以上,國家高新技術企業突破8000戶。

        工信部最新數據顯示,目前,已培育3批4762家國家級專精特新“小巨人”企業,80%為民營企業;推動各地培育近4萬家省級“專精特新”中小企業。在政策助力下,這一數字明年還將增長。

        對于中西部地區來說,需要加快推出融合財政、信貸、人才和市場等基本要素的優惠組合拳,為“專精特新”提供充沛動能。同時,深化資本市場和金融體系改革創新,發揮多層次資本市場的作用,解決科技型中小企業的融資難等各種問題。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成都市品牌農業促進會成立,九鼎天元當選理事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