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dxvkt"></samp>

      <video id="dxvkt"></video>
    1. “專精特新”為什么如此重要?

        專精特新”為什么如此重要?

        “專精特新”為什么引起如此高規格的重視?

        先來看一個故事:日本一家叫做味之素的味精廠,卡住了全球芯片企業的脖子,原因是味之素在制造味精時產生的副產物ABF,是一種用極高絕緣性的樹脂類合成材料制造成的薄膜,目前全球芯片在制造過程中都使用ABF。ABF材料市場不大,技術門檻非常高,味之素公司占據了90%以上的市場,幾乎沒有替代產品。這就是“專精特新”的威力。

        制造業發展的一個特點和趨勢就是專業化,以及專業化基礎上的社會化。隨著競爭的展開,市場的拓展,制造業分工越來越細。所以,振興實體經濟,振興制造業,必須從專業化公司、專業化制造開始抓起。

        過去有一個說法,國家間的競爭是跨國公司的競爭?,F在我們可以修正一下,國家之間的競爭是產業鏈的競爭。國家既要有強大的鏈頭企業,即跨國公司,但其鏈條上也要有一批專精特新的中小企業來把守、卡位。鏈頭和鏈身,缺一不可。由同類或關聯的中小企業扎堆而成的企業群落,就是產業集群。產業集群的大小、強弱,將是未來地區競爭和國家競爭的秘密武器。這就是中小企業凝聚起的力量。

        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奉行引進、消化、模仿的技術跟隨戰略,即所謂后發優勢?,F階段,中國的國際環境發生了逆轉性變化。

        其一,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在高科技和先進制造上采取小院高墻的隔絕策略,精準脫鉤,從貿易戰延申到技術戰和產業鏈戰。以芯片為例,美國半導體聯盟赤裸裸對中國卡脖子,已經嚴重影響到中國制造業各個行業,造成中國經濟循環不暢;

        其二,疫后各國都開始追求產業鏈的自主可控,產業鏈全球布局的要素價格問題和生產成本問題成為次要的考量,產業鏈的自主可控成為一個國家生死攸關的經濟安全問題,全球產業鏈開始收縮;

        其三,中國在某些制造領域與西方已在同一起跑線,正如任正非先生所說,大家都到了無人區,你不能參考我,我也沒法參考你,都要靠自己摸索了。未來,中國先進制造業發展必須自主創新為主,引進吸收為輔。新的形勢要求中國必須要有一批自己的專精特新企業。

        培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企業家首先要摒棄規模崇拜,拒絕多元化誘惑,專注在細分領域建立競爭優勢。大國之間的競爭,需要大公司,同樣需要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單打冠軍”。很多中國企業家內心深處都有規模崇拜,進入世界500強曾是很多企業家的追求,但培育“專精特新”,最重要的一點是要專注,不要求大、求多元化,要將有限的資源聚焦在一個細分領域。

        培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資本要有“與時間做朋友”的耐心。大量“小而?!钡钠髽I建立競爭優勢的時間短則十年,長則數十年,資本如果希望在“專精特新”中小企業身上掙快錢,只會毀了這些企業。只有尊重規律、注重工匠精神,才能在時間的河流中淘洗出真正有價值的“專精特新”。

        培育“專精特新”中小企業,政府要創造良好的營商環境,尤其是有利于中小企業長期發展的營商環境。劉鶴副總理指出,企業家精神就像魚一樣,水溫合適,魚就會游過來。我們的政府部門必須明白,我們不僅需要大魚,也需要小魚,不能把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大魚身上。我們的大企業也必須明白,讓小草成茵,建立多元的生態,大樹才能長得更加挺拔,大公司必須為小企業留出市場縫隙,才會有健康的商業生態。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成都市品牌農業促進會成立,九鼎天元當選理事單位!